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红的博客

那些人与事

 
 
 

日志

 
 

么壮  

2007-12-04 13:50:00|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月29日,看到绿袖子(http://blog.sina.com.cn/greensleeve2) 在子尤博客上留言
    子尤妈妈:

    您好! 我是一个志愿者,在和社会上的很多好心人一起做血液病的救助,做的辛苦但也有很多安慰.我给您发了纸条向您介绍了目前我们正在救助的和子尤差不多大的么壮,他现在已经手术(复发后二次手术与妈妈半相和),目前我们的救助进行的很困难了,孩子已经没有了爸爸,非常可怜.希望能够得到更多的好心人的帮助和支持,让孩子将生命进行到底!
么壮博客: http://blog.sian.com.cn/yaozhuang

     打扰了,谢谢您!愿天下的母亲都平安幸福!
 
    我把它转发在子尤博客,先收到西子湖汇出1000元的信息。西子湖有一个儿子和子尤和壮壮同岁,两年前患淋巴癌。对于很多事情,我们有相似的感受和觉悟。后知孤独的小颠子汇款。孤是极喜欢子尤的人,曾听说她最夸张的举动是,夜里梦醒起身,口诵子尤诗:“青春,是属于我的”,然后直怔怔躺下。把同屋人吓着。而我的新朋友上海的一位丧子妈妈雪也让我告之账号,她要汇款。可能还有些朋友有善行,我不知道。这让我觉得很温暖。
    就在接绿袖子留言的第二天,我去看壮壮了。那是星期五。上午,妈妈骑着三轮车带壮壮去医院,我进门,暖暖和和的,壮壮正在吃面条。黑黝黝的,嘴唇皮脱了,白肉肉上有些血口子。壮壮高高大大,1.78米,50kg,穿一身家居棉服,见其形貌,不由得想起子尤。化疗后,他的视力不好,到了晚上,就看不见了,戴了一副眼镜。
    我习惯地戴上口罩,洗了手,坐在对面和壮壮母子聊天。瞥见桌上一瓶口泰。这一切,我都太熟悉了,是亲切吗?是不堪回首。
    头天晚上,得知壮壮,并想以某种方式走进壮壮生活时,我其实哭了一场。向朋友诉说。为什么呢?为了我和儿子那些凄风苦雨之下的时光和岁月。朋友觉得,这样做,对于我可能太残酷了,但是,我确实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来自深处的召唤。我觉得,不是理性让我做,而是本能。儿子走后,我一直想做癌症患儿的精神关怀,怎么做?从何而起不知道。是因为时候不到。现在,似乎时候到了,壮壮,将是我关怀的第一位小朋友。
    给壮壮带去了子尤的书。他曾经在舱里看过子尤的电视节目,也看子尤的博客,她妈妈说,受我们的影响很多,比如,能不输血尽量不输血,为此,签了不知道多少字。所以我们并不陌生。壮壮说:“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弹个吉他吧!”于是他弹了起来,好听。热身兴起,边弹边唱起来,我说他,弹的比唱的好。
    临走时,我拉着壮壮的手,壮壮说:“阿姨的手真凉。”
    壮壮有一双温暖的大手。
么壮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2007年11月30日弹琴的壮壮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