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红的博客

那些人与事

 
 
 

日志

 
 

朗诵  

2008-03-15 21:17:00|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之“生命的礼赞”好像在CCTV-1,-2反复播,常常收到电话和短信说看见子尤了,看见我了。我只看了一次。这是一个朗诵会,重放了子尤2006年在《艺术人生·温暖2005》上面朗诵的《给泓给我》,我是现场读了一篇《珍惜生命》。

朗诵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子尤2006年1月21日在《艺术人生》现场

朗诵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2008年2月23日录制

 

 我其实从小就朗诵。中学时,在东城区少年宫朗诵组,辅导者是殷之光。他后来是中国朗诵艺术团团长。那时我们排过一个大型朗诵节目----“烈士诗歌朗诵”,在北京好多中学工厂都演出过。殷之光作为串讲人,他讲到一位烈士,就会出来一位朗诵者朗诵烈士诗歌,或歌颂烈士的诗歌。我记得,我出场两次,一个是刘胡兰,一个是金训华。大概是有一篇叫做“金训华之歌”的朗诵。我的一张朗诵照片在少年宫的厨窗里还张贴了好长时间。1976年,殷之光最著名的朗诵是《周总理窗前的灯光》,那时常常在首都体育馆演出。很多人都会背诵。前几年,在电视上看见他在北京政协会上慷慨激昂,我纳闷儿,我儿子都已经到了我当年朗诵时的年龄,他怎么还是老样子呢?现在,好像偶尔他还参加演出呢。

 上高中时,我进了北京市少年宫话剧组。话剧组里小品练习比较多,可是在1976年四五之后,少年宫内各个文艺团组组织一台节目,要求话剧组出一个朗诵,于是,我和一个男生成为搭档,俩人成天在当时尚未对公众开放的景山里排练,朗诵的是什么记不清了,只记得演出过好多场。1978年我去上海上大学,我的搭档去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当了播音员,后来,他有了一个播音名字叫晨光,上海人都叫他晨光,我总觉着别扭,他分明叫贺海林。再后来,他为《姿三四郎》中的姿三四郎配音,一下子火了。他有时来我的大学,同学们都欣喜无比。当时不像现在,没有那么多明星。配完音,他就到台前了,在上海电视台当新闻主播等等。一晃三十年,一个多月前,他回北京,在和几个朋友的聚会中,我朗诵了一段《简爱》片断,他说我声音好,介乎刘广宁和丁建华之间。毕竟是专业人士,他的评论我很看重。至今,他保持一副好嗓音,稳重的风格。那天兴起,我们俩给大家一起朗诵了一段儿。据说,那晚燃起了他的朗诵热情。我们相约,将来有机会再朗诵一次。毕竟,那是我们少年时的喜欢。

 肯定的,子尤朗诵好跟我有关。在我们家里,习惯朗读。很多美诗文都是读出来的。后来在病房里,我也常常给他读。他写了诗,则马上把我叫到跟前,读给我听。子尤说,好诗都是能朗读的。在北大附小时,学校让他朗诵,每次都是我给他辅导。后来他就很厉害了,不雕琢,不做作,发自身心,脱口而出,气势不凡。在子尤涉猎又热爱的事情上,他总是超越技术,直冲上天。

 前年受邀《艺术人生·温暖2005》时,张越想让我和儿子一起朗诵子尤的诗,我推辞了。不曾想,我们没有留下合作的纪念,成了一生的遗憾。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