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红的博客

那些人与事

 
 
 

日志

 
 

  

2008-07-19 11:16:00|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子考上大学了(高考?这从来不在我们的思想中。是他的同学们高考了、录取了),是我当年的学校,(他怎么会读工科呢?)我送他去上海,可是不放心,觉得不能留他一个人在那儿,于是和家人(他们不是在北京吗?怎么在我身边呢)商量。知道他的时间不多,我得和他在一起。

找了半天宿舍,他的铺位,像个行军床,我用大棉被铺着,怕他掉下来,(当时,我们在医院和家,床栏杆,床靠背全用棉被包着,怕他磕碰流血)心里一直有另一个思绪,他的病。

和其他新生一起时,我得意地问:你们知道这个学校的历史吗?告诉你们吧,它是从1978年开始的(沪江大学是百年老校,怎么变成了三十年,从我入学那年算起?)。

心想怎么跟老师说,我的孩子有癌症,老师得多吃惊啊。

教室里,子尤坐第一排靠走道,像飞机上的座位,一排四人,中间是走道。好几个学生在前面,围着,看他,指指点点。我抱着子尤长发飘飘的头,问:“你们认得他?”邻坐的女生说:我看了好多他的报纸和电视。子尤微笑着,是生病时的样子,但是没有病痛……

 

眼睛轻轻动一下,就睁开了,旁边的台灯还亮着。儿子走后的一年九个月来,独睡时,没有熄过灯。犹豫,是不是要起身把它记下来,这么清晰美好的相聚,别到早上忘记了。然后,试着把眼睛闭上,又进入了刚才的梦境。还是要有儿子的梦,不要没有儿子的回忆。于是,沉浸,沉浸,沉浸在温暖的梦里,沉浸在不黑的夜里。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