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红的博客

那些人与事

 
 
 

日志

 
 

受难者  

2008-09-12 12:15:00|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读王友琴的《文革受难者》,满怀悲愤!那时,大洋彼岸纽约世贸大楼旧址,正在纪念七年前的9.11。这种时空的跳跃和关联,更加剧了我的悲愤情绪。

    知道王友琴一直在做这个工作。特别是“文革”中学生打死老师的历史。也看过局部,这是第一次看书。二十多年前,我们同期在研究生院,她是文学所的博士生,住在我们楼下一层。听闻她是高考状元进的北大,一路读下来,感觉她专心学问,高不可攀,不像我们,贪玩儿,喜欢新鲜,有舞会必到,幼稚。她个头不高,略胖,沉静,独来独往,说话声音不猛。而后来当我知道她在做这么了不起的工作,这么猛,真是由衷佩服。十年前,我们一些研究生院女生在美国西海岸聚会,有西欧所的、苏东所的、马列所的、法学所的,其中一位说王友琴离的不远,叫她来吧。结果被她婉拒了

     而昨天我才知道,影响她的道路的,索尔仁尼琴是一个。难怪,他对先生上个月的文章《中国为什么没有索尔仁尼琴?》做了那么快和正面的反应。王友琴早年在北大时读《古拉格群岛》,读得彻夜难眠。从此,她发心,向受难者承诺,一定要让历史记住他们。于是,记录文革受难者成了她的事业和命运。

 

    书中,王友琴转述了她的一位受访者讲的故事,深深地打动我:

    “一名教师,在文革中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在农场放牛。

    农场里有一棵大柳树,附近的青草茂盛肥嫩。他常常带牛群到那棵大柳树旁边吃草。

    后来,牛群中的一只牛老了,干不动活儿了。这只老牛因此被杀掉,是在那棵大柳树旁边被杀的。

    自从那只老牛被杀了以后,他再带牛群去那棵大柳树附近吃草的时候,牛群停步不前,并且哞哞长叫,声音十分悲切。此后,他又试过两次,牛群依然拒绝去那里吃草,并且齐声哀鸣如初。他听了也黯然,从此就不再赶牛群前往那个杀了老牛的柳树下面去,不论那里的青草如何肥美于别处。多年以来,他心里一直暗暗纳罕,为牛的记性和坚持。

    鸡就不一样。

     在杀过鸡的地方,别的鸡照样嘻戏玩乐。有时候,一群鸡中间有几只被抓出来宰杀了,拔毛开膛,一些肠子之类的被扔出来丢在地上,别的鸡奔来啄食,还互相争抢。”

 

     ……

     想一想,我们人呢?既有牛样的记性和坚持,也有鸡样的浑然不觉,甚至抢而食之。

 

   “文革死亡是极其残酷和恐怖的。在很多情况下,受难者不但被害死,而且不是被用枪弹或者大刀一下子杀死,而是被虐杀的。他们被用棍棒和铜头皮带抽打至死,有的经历了长达数个小时甚至数天数月的各种酷刑。同时,受难者往往被杀害在公众场合。杀戮可以在学校和街头大张旗鼓地进行。参与杀戮者,不仅仅有成年人,还有未成年人,甚至小学生。

    文革杀戮从来不是秘密,却又不被记载。其中的原因值得深思。”(王友琴)

 

    王友琴,用了二十多年时间,在这本书里为六百五十九位文革受难者立传。

    其中,师大女附中的卞仲耘,是文革中第一位被红卫兵打死的。

 

    让后人知道并铭记历史,是我们这些从历史中走过来的人的使命,也是避免历史重演的教育。

    是活得轻松一点呢,还是沉重一点呢?这真是个问题。

    有时,它由不得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