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红的博客

那些人与事

 
 
 

日志

 
 

1984骞磋帿骞插北浼氳锛堣繛杞戒簩锛?  

2008-10-29 18:32:00|  分类: 80年代人与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青年还是中年?

 

“中青年”、“中老年”,现在人们叫得顺口。在中文中,过去只有青年、中年、老年。对此,张钢认为他有发明权:“会议起个什么名字呢?青年?我们当时30岁左右,不是了;中年?不甘心。我记得特清楚,在月坛北小街的办公室里,有一张行军床。那天我躺在床上,屁股冲着墙,脚翘在墙上,身子在床上,我猛一翻身,叫“中青年”!后来有人说,‘还中少年、中老年呢’,我们不管,就叫‘中青年’!”就这么定了。会议的全称叫“全国中青年经济科学工作者学术讨论会”。

 

     五、谁上莫干山?

 

参加会议的正式代表有124人,他们是由会议筹备组根据来自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的1300余篇应征论文挑选出来的。在选拔过程中,不讲关系、不讲学历、不讲职称、不讲职业、不讲“名气”,凭论文水平确认代表资格。这,也构成了莫干山会议的辉煌。

朱嘉明、黄江南、张钢商量要在报上征文,以文选人。于是在几家报纸发消息, 1984612日的《经济日报》有这样一条:

 

本报等五单位将召开中青年经济学术讨论会

广泛征集论文邀请入选者作为正式代表出席

    本报讯  《经济日报》、《经济学周报》、《世界经济导报》、《中国青年》等

报刊和浙江省社会科学院,将于9月上旬在浙江省联合召开“中青年经济科学工作者

学术讨论会”。讨论的中心内容是我国经济体制改革中的重大理论问题和现实问题。

从本月中旬开始,向全国广大中青年经济科学工作者广泛征集论文。论文入选将作为

正式代表应邀出席会议。论文写明“九月征文”字样,寄北京市《经济学周报》社。

论文不超过八千字,提纲不超过一千字,并请写清作者姓名、性别、年龄和工作单位。

 

就是这条200字短讯,吹响了一个摧枯拉朽的集结号。

张钢说:“会议筹备组由《经济学周报》承担日常组织工作。还有论文组,审阅应征的所有来稿。临时办公室设在中组部招待所。论文组组长是王小鲁,副组长是周其仁。他们一篇篇过,嘉明把关。当时我们定了一个原则,一个省选5人,共150人。选文章的过程中,郭凡生的反梯度理论,论文组发生了争执,最终,他还是被选上了。他也是从这次会上崭露头角。根据论文,最终选中了124人,其他26人是原来的经济圈儿固有的人。最终,150人+10个领导小组成员+记者组10个,因为在莫干山开,多给了浙江十个名额”

 “天津开发报一个女记者哭闹着要上山,(周)其仁死活不放。后来实在不行,让她上来一晚上,第二天必须离去。总之,非常严格。”

黄江南则说是,“一位民族学院的女士,在山下哭了好长时间,非要上来。阻挡她的人说,你又不是发起单位的,又没有论文被选上,凭什么让你上。结果她说:‘我也是搞改革的啊!’。捱不过她的执拗,就说让她上来呆一天就离开。结果她留了下来。”

这是趣谈。

朱嘉明回忆,“报纸发布开会并征文的消息后,全国影响震撼。不断扩大阅稿队伍,高梁很卖力气,还有蒋跃、张少杰。先看文字,不看作者,选文章时再看地点,平衡地点、题目。比如,讨论价格改革的比较多,从中挑选,再考虑地区。张维迎提交的是价格改革的文章,一开始没有被选上,后来又被选上了。郭凡生因为反梯度理论,脱颖而出。”

    朱嘉明81314日的日记中都记有:“晚上在《经济研究》讨论九月会议名单”。一经敲定,立刻通报。

1984825《经济日报》报道:

截至815止,会议筹备组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一千三百多篇论文。论文作者有从事理论研究的专业人员,更多的是在各条战线基层工作、利用业余时间从事理论研究的同志。……有的作者还附函叙述了他们在十分困难的条件下进行学习、探讨的情况,表达了他们关心四化大业愿为改革献计的强烈责任感。

接着开会的风险问题,黄江南说:“政府是由人和部门组成的,有的人本身,就代表了政府。上山的还有总理的秘书李湘鲁、张劲夫的秘书孔丹,以及王岐山。他们来,我们心里踏实了很多。当时不像现在,没几杆大旗不行。没人出文,一切都在正式和非正式之间。”

“在正式和非正式之间”,这话说得妙!回顾来路,每一个预示改革的动作,都穿行于正式和非正式之间。

朱嘉明也一再强调李湘鲁、孔丹、王岐山上山的作用。因为他们很大程度地代表了某些中央领导的态度。

张钢说:“实际上这次会,不单是地方政府和中央级媒体单位作为全国中青年经济学者建言的合法活动平台,同时,中央最高机构也以不同的方式出现,密切关注。也正因为如此,更要求我们在新闻方面要有严格的纪律。我们规定各新闻单位一律不许报道。好在他们基本遵守了这些要求。”

只有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周平写的会议报道在当天的新闻联播做了广播。《经济日报》会后转发了周平的报道。

后人大概不理解为什么不让报道。在当时改革和保守势力胶着对峙的时候,要想前进必须谨言慎行,避免树大招风,坏了大事。

《经济日报》副总编辑丁望、《世界经济导报》副总编辑朱杏清、《中国青年》杂志副总编辑崔维德、《中国村镇百业信息报》社长白若冰、《红旗》杂志编辑陈晓梅等都上了山,还有中宣部理论局局长贾春风、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娄建、外经贸部研究室田力维,计委经济研究所赵明等等。浙江省委宣传部长也参加了会,他后来再见张钢时说,如果没有参加莫干山会,他不会批准曾经热播的电视专题片《新闻启示录》播映。莫干山会的启蒙作用可见一斑。这是后话。

黄江南记得,上山者最高级别的干部是马宾,部级,“他的思想很解放,不是职务行为,是个人行为。”

如今年逾九旬的马宾,被奉为“左”派精神领袖。人在历史中,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啊!

 

六、新鲜的会风

 

会上没有宣读论文、交换资料、泛泛议论,而是围绕城市经济体制改革,分若干专题,把探讨理论问题和现实问题结合起来,拿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和建议。

据张钢回忆,莫干山会议的组织分了五个组,第一是领导小组,由各发起单位的领导人组成,他们不负责会议的运作,基本也不参与会议任何决定;第二是大会秘书组,负责会议的组织、议题、讨论、简报,最后报告及各项决定等,张钢任秘书长,成员有朱嘉明、黄江南、徐景安、王岐山、王小鲁、周其仁、刘佑成。后来秘书组会议又增加李湘鲁、金观涛,以及各会议分组的部分组长如杨沐、高梁等人。第三是新闻组,由发起新闻单位各出一人组成,中青报经济部主任陆薇薇任组长;第四是会务组,由《经济学周报》和浙江省经济研究中心负责,组长是张连城和蒋晓玲。此外,最重要的是学术组,组长和副组长是朱嘉明、黄江南、徐景安,成员为各会议分组组长。

开会时间分三段,上午8301200,下午230530,晚上7301100

张钢说:“那时,我参加好多会,看着老人打隔山炮,任何会都拿着稿子念。这次我们索性提出,论文不许带上山,只带身子来。没人开过这样的会。第一天让大家放羊。”

黄江南说:“具体组织工作张钢花了力气。我和嘉明主要是设计框架,组织项目内容,考虑设几个组,给每个组出题。这些题目都必须是当时国家经济发展和改革面对的尖锐问题,也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会议的讨论有的放矢、切中要害。由于我们有在国务院咨询部门工作的背景,以及一直参与国家经济建设和改革重大策略的策划工作,因而有基础拿出一套很有挑战性的各分组讨论课题。这些题目奠定了会议的内容、方向和基础,为会议成功奠定了一块基石。第一天,是上山交朋友,三三五五聊天,互相了解,会议分成几个组。每个组有核心的人主持会,没有报告,有中心发言,抛砖引玉,大家讨论,去哪个组听都行。”

朱嘉明说:“我们创造了很多新鲜的形式,挂牌讨论,分组,我负责对外开放组,人们分散在各个小楼里,互相串。任意选择自己感兴趣的问题组参加。”

会议开的热火朝天,有时火药味儿十足。从白天到夜里,讨论、争论不休。人们精神亢奋,专注、高强度,不休息,会议结束时,竟有一大半人都生了病。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