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红的博客

那些人与事

 
 
 

日志

 
 

炀炀  

2009-11-15 11:13:00|  分类: 生死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晚睡前看了一眼手机,有一个短信“孩子已去!感谢一年来你的关爱。”是ZZ从外地发来的。孩子叫炀炀,17岁。痛心之极,想到孩子父母,再一次感同身受。

 

是因为一年八个月前孩子患白血病,我认识的ZZ。生病的是他侄子。朋友叫我去谈谈我们的经历,感受,彼此好有个借鉴。

 

昨晚应约去ZZ店里和孩子爸妈聚会。从接到电话的那一刻起,就忍不住落泪。见到里里外外穿红衣服的炀炀妈,一下子放心了,她的精神状态不错,是个开朗而有力量的人。可是,我却不争气地老是要哭。

 

这让我想起冬平,研究生时期最好的朋友。她毕业后去了美国。大女儿9岁时白血病去世。三年前,子尤走后,冬平打电话给我,她哭着说:“我知道,你不哭,我都要哭的。”“原来你是多么柔软的人,我是多么刚硬的人,可是自从米歇尔走了以后,我变了……。”就是这个冬平,为孩子办了一个漂亮的葬礼,她也漂亮地站在那里,只让眼泪顺着眼角往下流,痛哭的朋友们走到她面前说:“冬平,你真行”,她说:“如果是你,你也行。”

 

不失态,也是我在那个时刻的努力。有谁知道,不失态,需要多么充足的爱,多么充足的勇气。我们做到了!值得骄傲。

 

人生的这一份苦吃下去了,还有什么吃不下的苦嘛?

 

 

五个月前,为炀炀是不是做骨髓移植的事,我们通过一些电话。不可能找到配型,只能用妈妈半相合的。为此,我联系了壮壮妈,她为孩子做过移植,手术还算成功,可是之后还是没有过了排异关。连全相合的移植都鲜有成功,何况半相合了。做还是不做?那些日子我老跟先生说,什么是世界上最难的选择?不是两难选择,是两死选择。他说,是生死选择。

 

可是,我们这些走过病走过死的人,面临过多少两死选择啊,在绝望中寻找希望,在黑暗中寻找亮光。

 

 

炀炀妈说:孩子在死亡面前,就是一个英雄。

孩子走前一个多小时,请求妈妈告诉他真相。

妈妈说了:“医生说你的病治不好了。”

炀炀:“我还有多少时间?”

妈妈:“可能很短,如果能挺过这一关(指当时的呼吸急促),可能还有几天。”

炀炀非常平静,没有流一滴眼泪。他说:“就像一场梦”。

妈妈一手摸着孩子头,一手握着孩子手:“别怕,你不孤独,爸爸妈妈都爱你,我们所有人都爱你……”

孩子在家中,在十位亲人身边,包括80多岁的姥姥,安祥地走了。

 

多么完美。是了不起的炀炀和他的爸爸妈妈和亲人们一起创造了这样的完美。

 

 

还有,《爱的家在天堂》陪伴孩子离世。这是梁和平作词,他的妻子赵莉唱的。那是什么样的歌声呢?世上少有,或是从来没有听到过,是进入心灵的声音。昨晚,关上灯,赵莉轻声唱《爱的家在天堂》,没有冲动,没有准备,眼泪会默默流淌。从未有过的心理和生理体验。歌声碰触到了什么地方,是什么地方?又不知道。

 

 

语言没有力量,生命有力量。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