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红的博客

那些人与事

 
 
 

日志

 
 

子尤的姥姥,我的妈  

2009-05-10 22:51:00|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子尤的姥姥,我的妈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最早的一个母亲节问候来自凌晨两点一位音乐学院的小朋友。惊到了睡梦中的我,以为出了什么事。

 

自从有了子尤,母亲节的光荣都给了我。我很少,甚至从未向我妈妈表示过母亲节的问候。好像,我们母女的模式早已确定了,羞于换花样,不习惯。而我和儿子之间,却是花样百出。真是有点遗憾,可是,这确实跟从小的生活模式有关。那些吃妈妈做的饭、缝的衣长大的孩子和我们这种吃食堂长大的孩子不一样。她们的母子关系更亲昵些。不过,我想强调,对于我们,它只影响亲昵的举动,并不影响感情。

 

我妈属于事业型,泼辣。她们姐妹六个(我还有五个舅舅)都漂亮,年轻的时候,我那五个姨都是大长辫子,惟独我妈,居然一辈子没梳过辫子,是个漂亮而不打扮的人。从她在学校里演话剧扮的角色,也可以大约感知她的特征。她演过《家》中的觉慧,《雷雨》中的侍萍,《娜拉出走》中的丈夫,《卖花姑娘》(抗战时期的中国话剧)中的老画家(老头儿)。很年轻时,她当老师,教数学和地理。

 

妈生了四个女儿,但是,我们只有三姐妹,是因为我的二姐1957年生,只百日就夭折了。应该说,我们三个女儿的脑子都没她聪明,也没她爱钻研。常常有用牌变魔术,或是做计算的游戏,她总要千方百计鼓捣出来。子尤曾经对李敖说:“我妈妈的字比你漂亮,我姥姥的字比我妈妈还漂亮。”这句玩笑,“招惹”了李敖,那天一进我们病房就看字。妈的钢笔字遒劲有力,大气,真是字如其人啊!我的字也属大气,妈说比她“漂亮”,但是显然劲道、成熟和稳定不及她。妈的毛笔字走传统一路,临帖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尤其是《兰亭序》,和隶书。但是,我和爸都觉着她囿于传统,没有形成自己的风格,“从古入”不错,“自已出”不行。这其实揭示了她“中规中矩”的本性。今天凌晨她突然有写字的冲动,便起身写了两张四尺宣,录诗词一首。展开看时,我说,妈写得真象字帖。爸懂我的意思,会心的笑,口中说就是。我年轻时在临帖上也用过几年功夫。爸妈去年在家里发现了一幅我二十多年前写的《兰亭序》,还是裱好的,很是夸奖,说如果一直写下去不得了。可惜没有如果。他们向客人展示我的字时,我很不好意思,知丑。我用的是聪明劲儿,没有功夫劲儿。我妈则是个下苦功的人。前几年,她居然背《百家姓》。我说,百家姓一个字不挨一个字,什么意思都没有,何不背个有意思的东西。但是,她生生地给背了下来。电视里曾经有个老头儿学动物走路,健身,我妈看了,也跟着学,每天四脚着地,走几十分钟,大汗淋漓。我每次回家都大讲健康之道,有时念书,有时头倒立,有时俯卧撑,我妈就敢跟着我撑。最近,妈的腿坏得厉害,厉害到站不起来了。她想到将来的生活可能是轮椅生活了,提出要买一个电动轮椅。这又是和她的性格一脉相承的决定。我坚决不同意。快80岁的人,开着电动轮椅上街,反应不过来,被人撞了或是撞了人的危险都有。好在,从上个月开始做小针刀,有所改进。

 

“文革”中妈被整得厉害,在我和我姐参加高考时,落了个“开除党籍、敌我矛盾,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的结论。这成了我们分明爱好文科的俩姐妹一个上自动化仪表,一个学化工机械的原因,怕学文科犯错误,受冲击。还记得我妈的结论被改正后,指导员跟我说,档案里面的东西给你撤出来了。从干校回来,妈恢复工作晚,给我们做了几年饭。我考大学时中午还回家吃饭,说下午缺尺子,我妈给我上街去买。那个时期,她也做起了针线,我们家的沙发套,换胶卷用的暗袋都是她做的,漂亮极了。一个能钻研的人,干什么都行。我上大学时,正是她重新工作带劲的时候。她的信,除了字好,还常写她出差所到之处的风景、楹联,我念给全宿舍人听。

 

妈确实漂亮,和我那些秀美的姨不一样,属于“工农兵形象”。“文革”时,电影里没什么女性,有个杨雅琴,还有什么人。在干校看电影,只要出来个女演员,人家就说像我妈。可是,妈的不打扮着实让我和儿子挑剔。直到现在,每次去墓地,我都提醒妈穿好看一点儿,可是她真是不讲究。十年前,我做了一件合身的改良旗袍裙,我妈嫌它太显腰身了,说:“你将来胖了怎么办啊?”我说,那也不能为了将来胖就要现在穿不合身的啊!这是过去那一代人的思路。我妈的裤子都特肥,条条都能套进去两条棉裤。我给她买了几条合身的,老没见她穿,每次还都是蓝色的大肥裤子。

 

好像是布仁说的,那天和子尤告别,特别难过的一个景象是,我妈妈拿着毛笔当场写挽联,抬头看看从太平间推出来的孩子,抹抹眼泪……。那些年,真是苦了我爸我妈了。我爸只是心苦,我妈是心也苦,身也苦。每天提着两个大保温桶给我们往医院送饭,做好多样儿,而她的腿,就是在那日复一日的送饭路上走坏了。儿子也心疼姥姥。就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天,有一次姥姥提着桶进病房,宝子对我感叹道:“人家的姥姥,现在都在颐养天年,而我的姥姥,还要为我……”。2006年10月22日凌晨,宝子走了,我给家里打电话,跟姐说:“宝子死了!你来吧,别告诉爸,告诉妈”,总得让她见到不是,还有,因为妈是坚强的妈。妈来了,一进病房,就躺平了。我像疯了一样在楼道里喊:“大夫,快救救我妈!”一个孩子的死,顷刻之间,就可能家破人亡。那个白天,妈一直躺在床上哭,除了叫她起来为告别式写大字,她都在痛哭。

 

我们把对宝子的爱深深地放在心里,一天一天地往前走,真是了不起的妈!妈的老友王英伯伯对我说:人家说那孩子是天才,王伯伯说,你们不知道,那是天才生出来的。他是说孩子的妈的妈。当然,这是逗话。

 

如今,妈还是精神抖擞。一向,她上公共汽车没人给她让座,因为她目光炯炯,特精神,显得年轻。去年夏天,她拄上拐了,人家才给她让座。这些年参加书法展得了不少奖。机关里,街道上,常请她去写字,她提上墨家伙,就去了,多大的字都敢写。去年开始在街道教隶书,现在又开始教机关老干处的人。夏天住在郊区,她给村里人的孩子辅导功课,所有门类都管,语文、数学、英语,那个从来没有学懂过什么的孩子,在她的调教下居然考试成绩有时还不错。总之,妈一天到晚闲不着,生活充实得很。

 

我一直劝妈减重,减轻骨关节和腰椎的压力。以前,她不大以为然,这一次,真的开始了。每次给家打电话,都问她是不是少吃了,爸告诉我,吃的少多了。我今天回家,看她果然显瘦。母亲节,送她什么礼物呢?送了个体重称,不是一般的家用称,而是体检用的那种比较大型的称。这东西不好买,跑了好多地儿。一方面为了监督警示,一方面,她不用再弯着腰看脚底下的数字或指针了。

 

希望爸妈都好好活着,多看看这个世界上的热闹,多看看我们。

            子尤的姥姥,我的妈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临时从架子上取下老照片,拿像机拍下来,效果不好。但是,妈的美可见。

子尤的姥姥,我的妈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妈手书子尤的诗

 

  评论这张
 
阅读(8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