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红的博客

那些人与事

 
 
 

日志

 
 

《那些人与事》13:《西天取经》之黄范章篇  

2009-05-04 20:06:03|  分类: 《那些人与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天取经

 柳红(载《经济观察报》2009年4月27日)

 

    在薛暮桥、孙冶方、马洪、蒋一苇、于光远等开创者之后的第二代改革经济学家有这样一些特征,他们受过所谓旧中国的初等和部分高等教育,有过童年和青年经历;是新中国第一批接受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教育的大学生。一开始改革开放,他们中的一些人便开始认真学习现代经济学,成为了掌握两种语言的人,用两种思想和学术资源,推动中国经济改革。如今,他们大多已是年近80的耄耋老人。在这一生的多次转折中,1980年代初作为访问学者负笈英美,无疑是重大的。他们承载着转折的重任,十分珍惜,竭尽全力。本文将记述四位社科院经济所的访问学者:黄范章、乌家培、赵人伟、吴敬琏。

 

一、黄范章:首航顺利

 

  1982年3月30日,北京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会举行学术报告,刚从美国归来的黄范章报告美国经济学研究动态。

 

   如期回国,首航顺利。两年前,外交部美大司韩叙司长曾向社科院五位第一批赴美的经济学家访问学者张磐、乌家培、黄范章、刘景彤、周天豹交待:必须回国,不许带爱人,不许拿学位。以至于他们后来到了美国被人问道:你们都是离了婚来美国找对象的吧。“他们不能想像,两年不回家”,黄范章讲起来是笑呵呵地,却带着无奈,“留下爱人做个人质。”行前去向北大恩师陈岱孙(1900-1997)辞行时,得知他将去哈佛,陈岱孙非常高兴,再三叮嘱,哈佛是学术殿堂,什么学派理论都有,要多学多吸收,回国后再根据中国实际进行分析、鉴别和取舍。要按时回国,首航顺利,以后便成为通途。

    

  回国,成了一项任务。其实,对于黄范章们有些多余。他们憋了几十年的劲儿,终于迎来改革开放,一心一意要学有所成服务国家。

 

  虽说黄范章幸运,也49岁了,不过这个机会好像就该是他的。英语和现代经济学始终是黄范章的爱好。1949年,他先考入江西南昌大学外文系,又于次年考入北京大学经济系。1954年毕业分配到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工作后,他就提出来想做世界经济研究。而当时的所长狄超白认为年轻人必须听从党安排,把他派去搞手工业改造。孙冶方调来任所长后说,没人懂西方经济学不行,他考虑黄范章的志愿,从1960年代初,让他从事当代西方经济学及西方经济学说史研究。

 

  经济学界乘着改革开放快步走。1978年,在陈岱孙领导下,黄范章参与发起和建立了“中华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会”。他写的第一篇探讨改革的文章是《消费者权力初议》,发表在《经济管理》1979年第2期上,讲的就是现代经济学中的“消费者主权”--竞争机制。自1949年,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成为正统,计划经济、公有制的社会主义实践出现了问题后,有识之士一直在试图寻求更为丰富的思想和学术资源。此时,中国大地上能够接上现代经济学主流的人还在,陈岱孙便是一位,而他从哈佛学成博士归来,是半个世纪前的1927年。当年,陈岱孙因成绩优越,曾获奖一把金钥匙。在中国社会主义改造和彻底废除市场经济的年代,他的同学钱伯仑和俄林,则在1950-1960年代分别以垄断竞争理论和现代外贸理论在经济学说史上留名。哈佛,对于1949年以后受教育的中国人是遥远而陌生的。连黄范章对于老师陈岱孙的哈佛经历都知之甚少。在中国极“左”年代,那成了一段讳莫如深的历史。现在,终于重新开启通往哈佛的求学之路了。黄范章问陈岱老有什么事需要自己办,80岁的陈岱孙迟疑了一阵儿,说自己年纪很大了,不能再去哈佛。当年他住在“PerkinsHall”18号房间,如果方便的话到那里看看,拍个照片带回来更好。两年之后,陈岱老高兴地看着黄范章拍的照片,“外观没变”,他说得平静。然而,有谁能体味其中物是人非的沧桑。无巧不成书,后来黄范章介绍曾任尼克松总统经济顾问委主席的鲍尔·麦克拉肯到北京见陈岱孙,俩人惊喜地发现,他们在哈佛,前后相隔20年,竟同住PerkinsHall,18号房,各自描述的家俱摆设,竟丝毫未变。真是佳话!

 

   黄范章进哈佛大学国际发展研究所(HIID)和经济系学习,着重研究战后美国主流经济学的发展。此时,“供给学派”在美国兴起,黄范章及时向国内作了介绍。他写了《美国经济学与美国政党》(1981);《供给学派与里根经济政策》(1982);《美国宏观经济学在70年代的一些发展》(1982)。他说,“我在这里所学的,一辈子受用,日后关于改革的整个理论都与此相关。”而在观念上受到的冲击和震撼,则是随时随地发生着。

 

   房东杰奎琳是位单身母亲,与前夫保持着友好往来;她大学毕业,却做超市售货员。当知道黄范章打算参观博物馆时,她建议他去国会看看,而且最好是在举行听证会时。

  “警卫会让你进国会大厦?”黄范章脑海中闪现着人民大会堂前戒备森严的景象。

   “why not? I amtaxpayer.”(“为什么不让?我是纳税人。”)

   这是黄范章生平第一次亲耳听到有人自称“纳税人”。“她讲这话时那种坦荡豪迈的神情,至今历历在目。”二十多年后,黄范章体会到豪迈称“‘我是纳税人’就是国内几十年讲的‘当家作主’。我们靠宣传灌输,杰奎琳却是‘自我意识’。”

 

   而另一次去监狱听课的经历,给了黄范章更大的震撼。听说托马斯在社区大学教书,还在一个监狱给犯人讲课,黄范章十分好奇。这天,他跟着托马斯及其学生走进了这家监狱。这是一间明亮的教室,陆陆续续地有年轻人进来,互打招呼,相邻而坐。未见囚犯,托马斯却已经开课了。随后的课堂讨论很热烈。比如说,在世界各国对于犯罪有没有共同界定?有人说有,杀人、抢劫、偷盗、强奸,几乎在所有国家都定为犯罪;有人说,有的国家有“重婚罪“,有的国家一夫多妻合法。发言者慷慨陈词。这时,一个小伙子的发言引起黄范章注意:“现在的法律是有钱人订的,所以我们容易触犯法律;一旦我们能进国会,制定法律,他们就会容易犯法。”原来,这就是一位囚犯。可是,他的神态语气,跟想像中的完全不同。黄范章在国内看到过,不要说“罪犯”,就是“文革”中的批斗对象也是“低头认罪”,畏畏缩缩,见人不敢平视。为什么?人的尊严和权利,是天赋的,还是被什么人赋予的?黄范章禁不住要探究。

   “作为罪犯,他们被剥夺行动自由和政治权利,如选举和被选举权,但不应该剥夺受教育权,受教育权属于天赋人权。”托马斯解释说。

  “那为什么你要带自已在外面大学里的学生入狱一同听你的课呢?”

  “消除犯人心理障碍,让他们感到这是在课堂上课而不是在监狱。上课时可以不穿囚衣,不列队走,自由进入,和外来学生随意交谈,享有正常人的权利和尊重。”

   弥足珍贵的一课。虽然当时的中国尚没有步入现代社会轨道,然而,它好似一颗颗种子,随着黄范章们漂洋过海。

 

   1982年初归国的黄范章被委任经济所副所长,分管对外学术交流。这时的所长是刘国光,副所长还有董辅礽。黄范章的研究在三个领域展开:现代经济理论和政策、西方国家经济和中国经济改革。同年,他又应邀去瑞典做了三个月学术考察。他把瑞典作为当代资本主义的一般形态来考察,写了一本《瑞典:福利国家的实践与理论》,于1987年出版。1985年冬,黄范章接到了新调令,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担任中国执行董事。初来乍到,他体会了来自一个刚刚走出封闭的国家的尴尬。IMF需要各国报统计资料,比如财政预算、赤字,货币发行量,国际储备等等。显然,有些资料属于绝密,在国内的人都看不到,怎么可能告诉外国人。有人把这种要求看成是干预本国内政。“在制度的国际接轨之前,首先是观念的接轨。”黄范章对此深有体会。他说,必须理解为什么IMF需要这个资料。因为钱款来自纳税人,所以对于借款要有监控。后来,他从IMF又去了密执安大学中国研究中心。此时的黄范章越来越成熟,融会贯通,他萌生了用股份制改造国有企业的思想,并进一步主张用基金所有制取代国有制。这一观点1989年发表后,被海外学者称之为“金融社会主义”(Financial Socialism) 或“基金社会主义”(Fund Socialism)。

 

   从1980年的首航,一而再,再而三,直到1988年落定,担任国家计委经济研究中心(后来的宏观经济研究院)副主任,黄范章已是今非昔比了。1998年,他提出随着经济全球化,“风险”、“危机”也全球化了,一个国家单靠本国的宏观经济管理,已不足以确保本国经济的稳定与发展,需要宏观经济政策方面的“国际合作”,金融监管国际化。这样的远见,是基于他的国际视野。在此金融危机时,得以证明。

 

    黄范章是接了“地气”的人。他念念不忘中国老一辈为探索改革历尽的磨难。他说:“他们既要顶住政治摧残,更要克服历史加诸他们的思想局限性,多难呀!”“现在我们坐在沙发上讨论改革,当年老一辈是在政治刀尖上探讨改革。”一脉相承的是家国情怀。在改革三十年之际,他曾表达过这样的理想:“再过30年,中国将以有中国特色的“转轨经济学”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学给世界经济学文库增添瑰丽的新篇章。”而他自己,则是这条路上一个辛勤的耕耘者。

  评论这张
 
阅读(5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