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红的博客

那些人与事

 
 
 

日志

 
 

开庭后的回顾和思考  

2010-12-08 10:10: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庭后的回顾和思考(一)

 

123日,我诉吴晓波《吴敬琏传》抄袭案在东城区法院18号庭公开审理。

我始终认为,这既是自己的事,也是公益的事。

2010年,以这场诉讼结束,我感到很欣慰。

回想这一年,它其实是一条主线。要回顾庭审,还必须把时间往前推,从头讲起。

 

1.       第一阶段(2010126---20105月)

 

1.1   吴传出版

       吴晓波著《吴敬琏传》是在2010126-27日在北京香格里拉饭店举办的发展与转轨中的制度暨吴敬琏教授80岁生日国际研讨会上首次露面的。一位参会的财经人士拿到书翻看后,当即打电话给我,告之书中很多内容与我8年前出版的《当代中国经济学家学术评传---吴敬琏》(这是一套丛书,2002年出版的还有厉以宁、董辅礽、林毅夫;2003年出版的有茅于轼、樊纲、钟朋荣等)雷同。他表达了对这种做法的不满。而在第一时间看到这个事实的另有其人。 我是在几天后得到这本书的。书中与我相似和相同的内容显而易见。

1.2   史实错误

        首先刺激我的是史实部分。看到一些熟知的历史被改动、扭曲、夸大,禁不住问,这是为什么?比如,一些曾起过重要作用的人名被去掉,像《改革》办会的蒋一苇;像拨乱反正时的苏绍智、冯兰瑞;像汇报改革方案时的王小强、华生等。明显地,有的地方是有选择地去掉。再有修改。2003年关于“有机发展战略”的说法,提前到了1993年;1986年三环节配套改革中说到增强大企业活力要有突破性进展,变成逐渐实现市场化。1986年就提出“市场化”,太超前了,然而这不是事实。此外,还有很多问题。据此,我认为吴晓波花得时间太少,只靠20个小时的采访,三个月写出这本书,是快餐式写作,不负责任。于是,我写《话语权背后的责任----兼谈吴晓波著《吴敬琏传》》,发表在28日的《经济观察报》

1.3   二吴反应

         220日广州日报刊出如下内容:

    广州日报:在您80大寿之际,您的传记出版,能说说出版这本传记的缘由吗?

吴敬琏:大家都知道,吴晓波是一个优秀的财经作家,因为工作的关系,我与江浙一带的企业家有一些接触,而吴晓波也与这些企业家有紧密的联系,我是这样与他认识的。好几年前,吴晓波就希望能够为我写一本传记,但当时时间比较少,就一直未能完成。去年,我去给MBA上课,课余刚好有了一些时间,于是便答应了吴晓波的采访要求。

 

广州日报:您怎么看《吴敬琏传》?

吴敬琏:在这之前,也有人给我写过传记w9Qw,但时间比较久远了。这本传记,是我最近的一些思想的整理,这也是我想要做的。吴晓波为这本书做了很多的准备工作,搜集了很多资料,从他设计的提问来看,吴晓波是经过仔细研究的,而且提的问题是相当有水平的。

32日《经济观察报》刊出吴晓波回应文章《对于诚意的怀疑,我必不能接受》。

1.4 指出硬伤

38日,发表《面对历史:只有诚实和谦卑-----吴晓波《吴敬琏传》的硬伤、软伤及其后果》,列举出14种硬伤和7种软伤。所指出的硬伤种类包括媚俗拔高、提前时间、删除人物、贬人扬吴、轻易结论、编造情节、数据错误、轻浮推理、微妙改动、人名错置、荒谬拔高、自相矛盾、随意草率、大量重复等等。吴晓波对吴敬琏的赞誉违背常理和事实,也令经济学家和一般知识分子反感,对吴敬琏则是一种“捧杀”,诸如:“从灵魂到外貌都干干净净的人”、“学术上日趋精湛”等等。

对于吴书史实部分的错误,另有80年代亲历者和其他传记作者指出。有的错误,比如价格闯关的历史,在我8年前的书中也是同样的。这些都需要下功夫研究和修正。也有读者为我补充他们发现的硬伤。

    无形的压力压下来了。我被告之,报上再也不发我和吴晓波的批评文章。还有人被授意写一篇摘清吴敬琏和吴晓波关系的文章,以某报评论员名义发表。该文最终未被刊出。

   《经济观察报》因为发批评文章而大受好评。然而,人们也看到,在最应该提倡批评的知识分子中间,禁不起严肃的批评。

1.5 寻找律师

    其实所有的作者都知道别人是不是抄了自己的东西。但是,抄袭者通常都会使些手段,抄得隐蔽。确实有一个难度是你抓不抓得到?当我确认抄的量足够大,简单抄袭的量就很大,一定要抓住时,便下决心聘请律师进行追究。惟一能使用的办法是上网查知识产权律师,然后,打电话询问。老实说,这并非愉快的过程,见识了有的律师事物所的傲慢无礼和昂贵。原以为法律是正义的,却忽略了法律是奢侈的这一现实。直到遇到现在选定的律师,当简要讲明案情后,对方说:“我向你表三个态:第一,我们只向真理低头。……”。我知道,就是他了。接下来,见面,签约。

1.6 各方反应

    对于指出史实错误,触及如何准确评价改革历史,以及相关人士,主要是经济学家的贡献,自然引起各方面的反映。绝大多数都是支持和善意。

   a. 支持者较多。他们来自经济学界经历过80年代改革历史的人,80后年轻人,出版人等等,他们的年龄段,老中青都有。

   b. 对于抄袭事件,劝告者较多:“他抄了,也不会让你抓着,算了吧!”;“太耗神了”;“放下吧”;“坏人多的是,何必呢!”。

   c.有质疑者,认为这是传记作者之间争夺解释权;或是说,不必这么较真儿,没人在乎他写什么,历史该什么样就是什么样,改不了,这样的书根本留不下。

   d.有反对者,最极端的说法和逻辑是:眼下是凝聚改革力量的时刻,这样的批评,会瓦解改革力量。亏得我是小人物,够不上划为“左派”,或“反改革”人士。何以,事关基本史实、基本操守,被如此上纲上线?在这里,“改革”分明被意识形态化了,成为打人的棍子。这正是阶级斗争思维的表现。

   让我始料不及的是,有些朋友因此远离,甚至自那以后不再与我来往,甚至过去来往从密的朋友。 

1.7发律师函

    3月初,律师函送达吴晓波。告之,经过比对认为他的书有抄袭我的内容,请他在一个月内道歉。如果不道歉的话,将提起诉讼。以发律师函的方式,而不是直接起诉,包含着善意和良好的愿望。其间,吴晓波的徐姓律师来北京,不仅说吴没有抄袭,还以吴敬琏要挟。说如果我要起诉就是为了炒作,还有什么什么等着呢,云云。原本希望给他机会,得到的却是恶意、威胁。而直到这时,该律师并未做过两本书的比对,也未看过吴晓波采访吴敬琏的录像。即便如此,清明节前,当该律师希望我们宽限时间时,我还是同意了。只不过,没想到,据说该徐姓律师似乎也涉了什么案,后来消失。对方更换了律师。不得而知,这是怎么一回事?

1.8提起诉讼

    律师函发出两月后,对方仍无认错之意。时至5月,我方提起诉讼。

1.9 我的态度

    这件事,对我来讲是人生一次挑战。我生性不愿意卷入大是大非。一般都采取退避的方式。包括不喜欢机构,不喜欢单位,不喜欢开会,不喜欢提职,不喜欢竞争,不喜欢名头;喜欢在家,喜欢有趣,喜欢写字,喜欢跑步,喜欢瑜伽,喜欢交往病人,而不是“成功”人;所有这些,都有退避特征。当然,我也有过大勇,一是参加了那个年代的绝食和最后撤离;二是和儿子共度癌症死亡。这一次的抗争不同。最让我为难和在意的,是年迈的父母。因为心爱的外孙,他们跟着我承受了太多老年人不该承受的痛苦和辛劳。我不忍让他们继续为我操心。特别是父亲的担忧对我影响至深。所幸,当我决定起而行时,先生在我身边支持。难忘有一天晚上,和父母谈完我要做什么之后,乘地铁回家。在地铁的过道里,先生对我说了一番道理。我用手中的DV录下了他的话,那是一个长镜头,取名“地铁里的声音”。他说的是基本道理和为什么值得坚持。但愿有一天能与人分享。归根结底,中国的进步需要一个一个人的进步,黑和白需要一点一滴地澄清。只有每个人都为澄清黑和白努力时,中国才能重建是非标准。如果没有是非标准,何来公民社会?何来进步?何来普世价值?

  评论这张
 
阅读(8143)|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