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红的博客

那些人与事

 
 
 

日志

 
 

文汇报书缘版:关于一本书的争论  

2010-04-04 09:41:00|  分类: 官司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一本书的争论

现在批评出来了,却引不起争论,仿佛成了柳红“一个人的战争”。此时的无声耐人寻味。
日期:2010-04-03 作者:一介 来源:文汇报

http://whb.news365.com.cn/sy/201004/t20100403_2666682.htm

文汇报书缘版:关于一本书的争论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文汇报书缘版:关于一本书的争论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文汇报书缘版:关于一本书的争论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文汇报书缘版:关于一本书的争论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一介
    
    2010年2月份,中信社出版了一本新的《吴敬琏传》,这本书是吴晓波花了三个月时间赶在吴敬琏80岁生日之前完成的“应景之作”。
    
    书出版后不久,2月8日柳红在《经济观察报》发表《话语权背后的责任——兼谈为吴敬琏写传》,对这本书提出了严肃的批评。她认为,吴晓波只是在“2009年8-9月间,对吴敬琏做过6次采访,每次3个多小时”。而且“在他采访之后短短3个月时间内,传记不仅写出来了,而且出版了”。她对此感到震惊,“如果我是吴晓波,我没有胆量向人们宣称所用时间之少,因为这实为羞耻之事。”柳红还认为,吴晓波只采访了传主吴敬琏一个人,“与传主有关的人大都健在,岂能不做采访?……除了对吴敬琏做过20多个小时的采访外,未见提及对任何一位吴敬琏的故旧、家人、同学,经济所或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同事、博士研究生、课题组成员等等做过采访。”还有,“人有选择性记忆,有记忆失误,有遗忘。有时同为一个情节,几个受访者有几种说法,且每一位都言之凿凿,怎么判别?……而在吴晓波的《吴敬琏传》中,似乎看不到他求证的心血和痕迹。”并且指出:“这样快速地推出传记,无论是从市场呼唤的角度,还是从心灵呼唤的角度,都给人以粗糙、仓促的感觉,继续和强化了‘快餐’传记。”
    
    2月20日,吴敬琏在接受《广州日报》采访时,对“您怎么看《吴敬琏传》”的回答是:“在这之前,也有人给我写过传记,但时间比较久远了。这本传记,是我最近的一些思想的整理,这也是我想要做的。吴晓波为这本书做了很多的准备工作,搜集了很多资料,从他设计的提问来看,吴晓波是经过仔细研究的,而且提的问题是相当有水平的。”
    
    3月2日,吴晓波对柳红的信作出了强烈的反应,撰文《对于诚意的怀疑,我必不能接受——答柳红对<吴敬琏传>的质疑》,对于柳红质疑其3个月写出《吴敬琏传》,吴说:“我必须承认的是,在过去十年中,我写的每一本书,从《大败局》、《非常营销》、《被夸大的使命》、《穿越玉米地》、《激荡三十年》(上下卷)、《大败局2》到《跌宕一百年》(上下卷),所有的写作时间都没有超过3个月的。我习惯于准备好所有的材料,然后以每天创作数千到一万字左右的进度,一口气完成一部作品。所以,对我来说,用两到三个月时间写完《吴敬琏传》,不是什么有难度的问题。”而对于柳红认为他只采访了吴敬琏一个人,吴说:“为什么不能只采访吴敬琏一个人?中外传记史上,从来不乏只采访传主一人,其余全靠文本资料、历史档案的传记。”而且表示,“在这部作品中,我至少完成了三个原创性的研究工作”,包括“我梳理了‘梁启超(邓孝可)——胡适(邓季惺)——顾准——吴敬琏’这条伟大的改良主义血脉”、“我以‘批判性精神’与‘建构性人格’来描述吴敬琏式知识分子的人格特征”、“我发现吴敬琏几乎见证和参与了建国之后所有重要的经济理论及政策争论,我以他参与过的十多场‘论战’为叙述的主线,结构性地描述了60年经济改革思想的衍变历程。”
    
    如果说柳红的文字“麻辣”(吴晓波语),他的这篇文字则是狂妄而愚不可及(我认为)。
    
    3月8日,柳红再次撰文《面对历史:只有诚实和谦卑——吴晓波著<吴敬琏传>的硬伤、软伤及其后果》,不仅回应了吴晓波的答疑,而且开列了书中的14处“硬伤”和7处“软伤”,列举了各处伤痕中的证据,言语更加犀利,直接指出吴晓波“媚俗拔高”,认为“吴晓波对改革三个十年的关系没有起码的认识,对经济学界的整体贡献,包括老中青三代,缺乏概念和理解。没有一个人可以反映和代表这三十年,那是一个群像。……吴晓波的《吴敬琏传》之粗陋和错讹,很可能给年过80岁的吴敬琏带来难以挽回的遗憾。……这些年,我们看到一些非经济专业的‘财经作家’采用工作室、‘流水线式’的工作方法,来写作一些重大的严肃的题材,其产品之粗糙和出错是必然的,不出错是侥幸的,精致是不可能的。”
    
    对于“硬伤”、“软伤”,吴晓波表示不再回应。吴敬琏夫人周南表示,不便评论作家之间的论战。此后,媒体、网络虽有报道,却是出乎意料的低调,且没有深入的探讨,没有一位经济界人士发出声音:或称赞此书,或驳斥谬论,或赞同柳红,或指责她的证据有误。
    
    上世纪90年代以后吴敬琏无疑是中国最有影响、知名度最大的经济学家,简直有明星效应;而吴晓波则是自诩为像德鲁克、大前研一的丰产、快产财经类作家;柳红也有其身份特殊之处,她曾任吴敬琏研究助手达9年之久,并且在2002年写过《吴敬琏评传》,正因为此,她才有可能作出这样的批评,且言之凿凿。柳红说过:“……私下里到处充满了批评;而公开地,有多少真正有意义、点名道姓的批评?一个又一个利益圈子相连,圈子中人互相帮衬,弥漫着一片俗不可耐的腐烂之气。”现在批评出来了,却引不起争论,仿佛成了柳红“一个人的战争”。此时的无声正说明有问题。
    
    其实像吴敬琏这样的人物,可以有一本、两本、三本,甚至更多的传记,只是每本传记应该视角不同,或是有新的发掘、有新的论证。吴晓波梳理的“梁启超(邓孝可)——胡适(邓季惺)——顾准——吴敬琏”这条伟大的改良主义血脉,生拉硬扯,没有可靠的历史凭证和显然的历史逻辑;这种血统的追踪更显得没有底气。吴晓波的原创性工作就是拔高,通过那些小动作贬人扬吴,制造出一个高、大、全的英雄形象。
    
    认真看柳红的两篇文章,感觉她针对的不是一本书,也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段历史。就像她在文章里说的:“这背后,其实是价值观的问题,是良心的问题,是能不能够坦坦荡荡地立于天地之间的问题。”
    
    树欲静而风不止,等着看吧。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