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红的博客

那些人与事

 
 
 

日志

 
 

昨天,难忘的大年初六  

2011-02-09 23:49:00|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初一到初五没机会在北京城走走看看逛逛。昨天,大年初六,毫无计划地,在二环以里小时候生活的胡同走了一遭,看到富豪聚集与地狱之门的反差,触动至深,感慨万千。

 

1230-230pm:金宝街(金鱼胡同、雅宝路)

 

老友携夫人从香港坐火车到北京看望母亲,热情相约中午见面,地点在金宝街。这么俗气的地名儿从未听说。上网一查发现就在灯市口。我们这样的老北京儿,简直孤陋寡闻到了惊人地步。坐地铁出行,从灯市口B口上来,问了三个人,才找到近在咫尺的目的地---一间极讲究而昂贵的饭店。之后转到旁边酒店喝咖啡。其建筑之富丽堂皇,令在海外二十余年见识过发达国家种种的先生瞠目。

    和友人告别,沿金宝街东行,见一座漂亮宫殿,嘉明以为是协和,走近才知是香港赛马会。身为北京“原住民”竟然不知在这块寸土寸金的地面,有这样一条“高档”街道。它完全不属于我们的世界。如果说,在庚子年前后,北京有东交民巷、西交民巷不让中国人进;1949年后,一些地方不让外国人进;还有一些地方不让老百姓进;而今天,则多了这样的地方----只有路过的份儿。金宝街就是这样一条街。它比西方、比港台都昂贵。北京城中有多少这样的地方不得而知。这是一个被彻底分隔了的北京,以钞票为界。

    金宝街,顾名思议“金盆聚宝”。围墙广告就是这么写的。这里原本是金鱼胡同,我从小就熟悉。把胡同改街,从金鱼儿到金宝,其中的得失变化,是北京缩影,中国缩影。金鱼胡同的住户呢?他们不知所终,向谁诉说?

 

230pm-330pm内务部街-本司胡同-演乐胡同-礼士胡同-拐捧胡同-南小街51

 

内务部街有两所中学---相邻的北京二中和七十二中。我是七十二中的。那会儿有人叫“气死(七十)二中”,结果是被二中气死(吞并)了。英达和姜文小我一届,英达曾这样讲:“因为就近入学,我进了北京72中。姜文那年也从外地转学来了我们学校。……现在72中已经不存在了,1984年被合并到市二中。其实,72中是很了不起的,她培养出来的优秀人才,有电影导演夏刚,中国第五代电影摄影家孙诚,还有大家都熟悉的濮存昕、作家张欣欣,高尔夫界顶级管理人物吴成全以及在各行各业都很优秀的很长一串人才名字。”(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67ccea010007tr.html

         小时候,觉得胡同长,现在走起来特短。最震撼二中的扩张:南进史家胡同;东吞七十二中;北并西花厅小学。扩张还在继续。遇一住户,他告诉我们,二中要吞并600户人家,已经迁走很多了。“在中国,有些人住最大的房,开最好的车,喝最好的洋酒,挣最少的工资。”他提着装菜的塑料袋,边走边说。

不禁要问:一所中学凭什么财力作如此扩张?是教育经费?教育经费不是非常短缺吗?这一定不是北京市名校唯一的扩张,真的匪夷所思。原来只知道中国教育产业化,这回见识了教育房地产化。

 

昨天,难忘的大年初六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昨天,难忘的大年初六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身后操场是原七十二中校址

昨天,难忘的大年初六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可爱的红衣老太太,住这条胡同60年了,还记得七十二学生在胡同里操练跑步。
昨天,难忘的大年初六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昨天,难忘的大年初六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找西花厅小学
昨天,难忘的大年初六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到处是反差
昨天,难忘的大年初六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身后是原西花厅小学。1972年从干校回京在此上小学六年级

                             330pm 拐捧胡同、南小街51号旧居

 

去年夏天,老皮儿子赴美留学前,众友在拐捧胡同小院聚会。经过,便进去看了一下:只对会员开放,会费50万,不许参观。

昨天,难忘的大年初六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小院的后身是南小街51号。40年前,前楼是文字改革委员会;后楼是对外文委留守处。1969年我们随父母下放到河南信阳对外文委五七干校,先在明港,后在息县。到了1972年,一家分四地,我和爸在河南;妈在河北茶淀劳改农场;姐先期回京在此,上北京二中;妹跟姥姥姥爷在元氏。随后,我也被带回北京。住这儿的时间是整个中学时代,包括1976年地震和1978年考大学。

昨天,难忘的大年初六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400pm 南锣鼓巷

     北海、景山是嘉明心中圣地。经过南锣鼓巷,见众人围观一家七口为租房加拆迁受损以死抗争。

 昨天,难忘的大年初六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一家七口的遗书高悬

昨天,难忘的大年初六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备好棺材花圈

昨天,难忘的大年初六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入内,一男子卧着喘粗气,死气笼罩

昨天,难忘的大年初六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孤零零

 

5:00pm-6:30pm 景山西街-陟山门胡同-雪池胡同

为找西板桥小学同学,嘉明写过公开信,进过小学校,始终没有线索。在景山西街一带,他凭记忆走到同学Y家。大门紧闭,只好进相邻的大杂院,向一位上了年纪的人打听。结果让人喜出望外,他告诉我们Y家还在老地方,需要绕远儿进另一个门。七弯八绕,一路破败景象,原来在胡同深处还隐藏着许多故事。Y父母都在。当嘉明自报家门,他们高兴地连声说:“朱嘉明啊,记得记得”,细端详,“还是小时候的样儿”。他们回忆1969年,儿子去陕西插队前晚,嘉明坐在床边儿舍不得走。这是一间自己搭的小厨房,四处透风,不一会儿,我们的腿就冻得冰冷。老头儿85岁,曾是技术工人,老太太75岁是公车售票员。有点退休金,但是舍不得开电暖器;衣服没补钉,却难以御寒;没有电话,一天到晚枯坐着等人上门。看他们问长问短亲热交谈,既心酸又喜欢。

昨天,难忘的大年初六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嘉明小时候的印象是Y母年轻漂亮,像Y的姐姐。现如今她心脏病,

                 说话气喘吁吁。老头儿不能走路了,全靠她跑外,坐很远的车去

                 华普超市买菜。胡同里居民生存越来越难,没有小商小贩,小菜场。

昨天,难忘的大年初六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Y母送我们,坚决不要嘉明留钱:“不行,那就见外了”。依依不舍地告别之后,一转头,嘉明掩面而泣。只听老人在身后喃喃:“朱嘉明……”

想不到北京城中心竟有这样一座孤岛,让人心酸的死角。80岁老人的生活还不如五十年前。孩子的孝顺与否是一回事儿,社会的遗忘和不公又是一回事。脑子里,始终有两张绝望、麻木,又混合着乐观的面孔。不知道他们怎么活下去。一个老人死了,另一个老人怎么办?在一个社会,政府该怎样保护人民不被遗忘和损害?

 

我们衣食无虑,有富朋友,有穷朋友。一天之内看到两个极端,都不熟悉。嘉明痛哭,我知道有埋藏了几十年对发小父母的情谊,更有悲从中来。他一定想到自己,因为他无疑是深尝了生活艰辛的人。而经历了子尤、历史、甚至眼前的官司,愈发明了生死,看清世态。自然而然地会理解和同情弱者,由衷地想为他们做点事,哪怕微不足道。如果让我们在金宝街和雪池胡同选择,我想会选后者。前者遥远,后者亲近。

夜幕下,北海白塔、景山峰亭、故宫角楼历经世代,雄伟地矗立在那儿,想想在它脚下,皇城根下住了一辈子晚景凄凉的老人,正日复一日地等待死亡,无奈地接受贫穷,接受社会的漠视,心情沉重,挥之不去。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