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红的博客

那些人与事

 
 
 

日志

 
 

记第一次参加浑善达克沙地马拉松  

2012-07-06 21:12:00|  分类: 回家的路有多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第一次参加浑善达克沙地马拉松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摄影:草帽儿,转自绿野论坛

我的沙地我的天

---记第一次参加浑善达克沙地马拉松

 

1. 草帽儿

 

他好像是这件事儿的一个头儿,人称“草帽儿”。这是网名。他们之间都这么叫,“八千”,“背包儿”。我还是愿意叫二十多年前认识他那会儿的名字。

 

草帽儿向年轻的跑友介绍:“这是我师姐”。确实,我们同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的研究生,我是1985级工业经济系;他是1986级世界经济系,熟悉起来是在1989年。后来各奔前程,没有联系。90年代大约见过两次,一次是在他单位中信;一次来北大燕北园聚会。重新走近则是在2008年,因为我们共同的朋友、兄长去世。就是那次,知道他热衷于户外的。后来请他来家讲过512地震后去救援的经历。我们这一代80年代学经济的研究生,大多走了红道和黄道,在官商两界长袖善舞,有人抽身而退,回归自然,致力于保护生态,锻炼身体,始终保持年轻的心,我引为同道。

 

无独有偶,还知道了一位年长于我,进社科院比我晚的同学老庄在跑步。他早先做金融,后来退回家,坚持两件事儿:一是跑马拉松,跑了几十个;二是献血,献了几十次。见第一面,老庄就鼓励我参加半程马拉松。我从小怕跑步,本来是锻炼身体式地慢跑,被他一说,竟有些心动。无巧不成书,这天在奥森晨跑碰上草帽儿,跟他说见老庄的事儿,时间是2010年10月上旬。距离北京国际马拉松还有两个礼拜。草帽一听,也极力鼓励,立马拦住一位跑友问可能性。人家说恰好有人要跑全程在转让半程名额。这名额就是我的了。还不知东南西北呢,草帽儿为我领了号码布,10月24日,在天安门东侧的历史博物馆前交给我。我就这么毫无准备地参加了平生第一次半程马拉松。谁也不知道,在我心里有一个什么样的支撑。那就是四年前的这天,2006年10月24日,我们在复兴医院送别儿子子尤。四年后,奔跑在长安街上,我把它当作向儿子的汇报和献礼。这一年,我50岁。它预示着一个新生活样式的开始。

 

那时,草帽已经开始办他的沙地马拉松了,邀我下次参加。草原、沙地,野外,令人神往。去年没空儿;今年终于如愿以偿。

 

2.6月22日

 

头天刚从上海归来,去参加大学毕业30年同学聚会,那是一群老同学,最年长66岁,最年轻50岁。每天除了说就是吃,日夜不休,是一种“老人”式的怀旧聚会,兴奋不已,一下子要转到活跃而年轻的人群和奔跑,身心都得快速调整。早上6点在健德门桥集合。两辆BUS,载数十人。我是搭草帽儿的车。这一路,让我见识了他的专业。每一段路程坐标记,记里程。

 

出北京进入山区就凉了。在河北赤城县大海陀村的娘娘泉,停下来,洗脸,打水。此娘娘泉说是皇帝曾亲临。用泉水熬粥,可以给产妇催奶。才知道,草帽儿每次外出打几桶山泉,自己用并供父母,已数年不喝水管子里的水了。这种生活真是令人羡慕,只是可望而不可及。

记第一次参加浑善达克沙地马拉松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记第一次参加浑善达克沙地马拉松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原本要穿大海陀,结果因为修路不得不绕行张家口、宣化,进内蒙太仆寺旗。太仆寺旗属于锡林格勒盟,旗政府所在地是宝昌镇。此地,最显赫的建筑是政府大楼,好几座,我想照下来,他们说:“太多了,都这样儿。”这一中国特色穿越民族,覆盖大陆。

 

在宝昌镇吃过饭,还有几十公里的路,到了查干淖尔。淖尔,是蒙语湖的意思。湖边先是湿地,继而草地,就在这里扎营了。这是我头一次住帐蓬。天还早,难得这么轻松自在地漫步,城市离我们很远,不只是物理距离的远,而且是心理距离的远;天离我们近了,眼前是美丽的草原、浩瀚而平静的湖面。帐旁坐下,掏出带来的唯一一本书,野夫的《江上的母亲》。野夫的文字带血。他那走失的母亲,那一生的兄长。头抬起来,怅望长天、长水。天之外是什么?可有我的孩子?风寒了,穿上羽绒服。

 记第一次参加浑善达克沙地马拉松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记第一次参加浑善达克沙地马拉松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记第一次参加浑善达克沙地马拉松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3 6月23日,端午

 

今天是沙地跑的日子。

起得早,听鸟鸣虫叫。草原的气候,一阵阴,一阵阳,一阵雨,瞬息万变。分了两个队伍,一个是环湖跑,18公里;一个是40多公里全程。环湖跑的先出发。“预备--”发令枪不响,一而再,再而三,炸响了一回,还是在无准备的情况下,罢了罢了,以口令代枪令,约9点开跑。大约2公里之外就进入沙地。起初还试着尽力跑,但是,效率太低,费力不小,前进不多,还不如走。沙地上长草的地方就能固住沙,地面比较硬,一到这种地上,就赶紧跑。总是盼着走出沙地,偏偏走不出。总共可能得有10公里长。

记第一次参加浑善达克沙地马拉松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记第一次参加浑善达克沙地马拉松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转自两位跑友微博,左图是哪一位拍摄的忘记了。知道的,请告之;右图是风平摄。

 

其间,遇到了一个供给点,志愿者热情地送水,拍照,有荒漠甘泉之感。但是,不能久停,得继续赶路。漫漫黄沙无尽,太阳火辣,天地间只一人,这种感觉挺奇妙。从没来过,却不陌生,只遇见马,牛,羊,和草场。坐下来脱了好几次鞋,把沙子倒出来,还不舒服。晚上脱袜子的时候发现,里面藏了好多沙子;而回家后才看见小脚趾处磨出了一道沟,出了点血。

 

18公里,竟然用了2小时58分钟。终点处,可爱的姑娘和小伙子在欢迎,记录,照像。感谢他们。有了过沙地的体会,便知那些跑全程的小伙子。在沙地和太阳的上下蒸腾之间,跑下来,得多不容易。牧民一家,还有他们的亲戚,都等着看跑回来的人,拿着望远镜登高遥望,不时发布消息:来了,穿红衣服的,有三个……。四个多少时过去了,营地里的人拥在营地口,喃喃最先跑来,轻轻松松,大家扯着“绿野浑善达克沙地马拉松”横幅,让他冲刺,贴在身上带着跑。不是英雄凯旋的架式,而是哥们儿回来了的开心。无处不在的逗趣儿。喃喃毕业于体育大学运动训练专业,也是马拉松健将。起初30公里,他带着其他兄弟跑。这时,他又返回去接人。远远地,跑来两位,陪跑的是那个始终披沙丽的小伙子。他是基督徒,除了能跑,还喜欢潜水,也喜欢飞行。只是,没有那么多钱去尝试,喜欢而已。他有一套关于披沙丽的理论,要在平时,这打扮会被当成“怪物”,在这儿,大家欣然接受,乐得多姿多彩。跑者的形象一律瘦削,紧实,轻盈,干净。这是一群健康的绿野人,爱笑,互助,打心眼儿里喜欢他们。

 

喃喃找了个桶,压了桶地下水,把腿泡进去,说是促使血液回流。人们从跑步的辛苦、等待中回复到最惬意地状态,休息,聊天,玩儿。夕阳美极了,城市里的天仅仅是头顶上的那一片;草原上的天是苍穹,除了脚下的草地和湖面,360度天庭罩着我们。云彩在天幕之上变幻无穷图案,忽明忽暗,忽浓忽淡,浓淡皆相宜。赶在太阳下山前,大家聚集起来,颁奖,合影。

记第一次参加浑善达克沙地马拉松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记第一次参加浑善达克沙地马拉松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土拨鼠艳摄,下同

记第一次参加浑善达克沙地马拉松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和牧民聊起沙尘暴和退牧还草。沙尘暴一来,天空是红的,窗外除了沙尘无一物可见。他家有60头羊,30头牛。长得好,一头羊可以卖1000元。退牧还草的命令要求他们大大减少甚至不养,代之以一年3000元补偿费。这是个不平等的交易。更糟糕的是,他们将被驱赶到城市。让牧民离开草地,离开牛羊,无异于要他的命。而将草原环境的恶化归结于放牧是无稽之谈。否则,怎么解释牧民世世代代的生存方式?分明是开矿、城市化、盖房、农业等等侵蚀了草原生态。

 

4  6月24日,归程

这一夜狂风大作,雷雨交加,睡不安稳,担心风会把我连同帐蓬拔地而起吹上天去。可是小小的账蓬竟然在地下扎得很牢,挡住了风,挡住了雨。清晨,听见喊声:一会儿要下大雨了,赶紧收拾出发。当我从帐蓬里探头出来时,草地上只剩下孤零零的几座帐篷了。和牧民道别,感谢。这伙人挺可爱,也没在草地上丢垃圾,他挺满意。

 

雨后的景色是另一种味道,宁静。一面走一面享受。一个话题接着一个话题,关于绿野的前世今生,以及很多悠远而现实的关怀。过宝昌时,又进了那家饭馆。没走来时的路,走的是沽源、赤城、白河。快到北京时开始堵车,雾也越来越大。草帽儿一直发布路况信息,和弟兄们空中联系。趴在车窗上,路过村庄时,就快速地默读墙上的标语,在我眼里,这是时代绝妙的见证:

 

不生女孩就没媳妇;

一孩双女户,奖励又扶助;

一事一议,群众满意;

一事一议,利国利民;

村民组织起来,民主自治起来,发展和谐起来;

崇尚科学,反对邪教;

村村有特色产业,户户有增收项目。

…………

 

心里又多了一份惦记。从前啊,草原在天边;从此啊,草原在眼前。

记第一次参加浑善达克沙地马拉松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