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红的博客

那些人与事

 
 
 

日志

 
 

2016年01月11日  

2016-01-11 16:08: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央民族大学的拒绝

与王林旭硕士学位的真伪

柳红

2016年1月10日

去年,王林旭的美国加州阿姆斯壮大学人文学博士学位造假一号召被揭露之后,王林旭本人和有关部门在事实面前,采取了不回应、不道歉、不处置的“三不”政策。之所以这样,除了死扛,除了懒政,恐怕还有难言之隐。因为王林旭不仅博士学位造假,还有很多经不起敲打的“软肋”,用北京老百姓的话说叫“底儿潮”。例如,他的“硕士学位”,显而易见有问题。

一、攻读硕士学位的时间和专业,说法混乱、自相矛盾

将最具权威性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九、第十和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名录和九三学社网站刊载的王林旭简历摆在一起,列表对比可见:

1998-2016年在王林旭的四份简历中

攻读硕士学位时间、专业的不同

资料来源示例:从左至右第十一届、第十届、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名录

不难发现,王林旭简历的突出特征是:各个不同,自相矛盾。其它略去,单看“攻读硕士研究生”一项,四份简历有三个时段;两个专业;两种情况:

三个时段:

(1)1987-1989年;

(2)1989-1992年;

(3)1986-1989年。

两个专业:

(1)美术专业;

(2)国画专业

3. 两种情况:

(1)在胶东工作在职读研;

(2)在中央民族学院读研;

此外,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情况是,他在简历中称获得:“文学硕士。” 而据百度百科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信息:

“1985年起,美术学院经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获得绘画艺术硕士学位授予权。”

王林旭是如何在只有绘画艺术硕士授予权的美术学院取得“文学硕士”的?

1980年代,并非是久远的过去。那时,研究生教育重新起步时间不长,教育资源相当匮乏。研究生不仅难考,而且需要认真苦学,学制三年。我自已是1985-1988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生,对于当时的时代风气,招生、考试、学生状况等有亲身经历和了解。

1988年7月,我获得中国社会科学院胡绳院长和学位评定委员会谢韬主任签发的硕士学位证书

王林旭的“硕士学位”似乎只有一种取得的可能性,那就是中央民族学院在当时得到了国家教育部特许,实行“扩招”,“远程教学”“在职研究生”。历史和常识告诉我们,这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此外,据咨询当年中央民族学院美术系(现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在职教师、负责研究生教学的导师,他们对王林旭自称是中央民族学院美术系硕士研究生一事的答案都是:“否,没有听说过。”

二、中央民族大学拒绝提供王林旭“硕士学位”证明

王林旭简历至今公示在“九三学社”网站上

截屏时间:2016年1月6日

我于2015年12月15日向中央民族大学信息管理办公室申请信息公开:“王林旭是否自1986年至1989年在贵校美术系国画专业攻读研究生并获硕士学位?”

2015年12月15日在中央民族大学填写的信息公开申请表

2016年1月5日,我收到中央民族大学学校办公室“关于柳红女士信息公开申请的答复”:“经研究,该申请不属于我校依申请公开信息范围。”并告之“应由信息发布者或发布机构负责解释信息内容”。

中央民族大学学校办公室2016年1月5日答复信(局部)

我认为,中央民族大学学校办公室的上述回复,违背了我国公民有知情权,从而实现有效监督的信息公开宗旨。这是因为:

王林旭的中央民族大学副校长身份。

一方面,在中央民族大学官方网站的校领导名单中,并无王林旭的名字;另一方面,根据中央民大上级主管机关国家民委网站上的公开信息,王林旭自2003年被国家民委任命为中央民族大学副校长。2015年,国家民委回复我信息公开申请时对此也予以证实。

值得提及的是:自我指出国家民委网站上民大校领导中无王林旭名字后,他们不仅迅速更新了网站,且将王林旭列为第一副校长(实在诡异,去年报纸、电视、网络对“五无”副校长事件都有披露,然而,此等怪事至今存在)。既然如此,依据《中央民族大学信息公开实施细则》(修订稿)第三章“信息公开的内容”第十一条“应当主动公开的信息”中,明确规定“学校领导”的基本情况属于应主动公开的信息。

王林旭是民族文化宫副主任。

在王林旭公开资料中,在其副主任的后面都有一个括号(正局级)。那么,对于国家文化部门的一个正局级官员的硕士学位,应该属于公开信息。

王林旭是九三学社中央常委。

也就是说,王林旭是在执政党领导下,参与政治协商的政治人物。众所周知,九三学社是以各界知识分子为主体,多有高学历者。对于王林旭来说,其“硕士学位”无疑是他1990年代进入九三学社并在其中晋升的要素之一。据此,王林旭在中央民族大学的“硕士学位”也理应是公开信息。

王林旭是全国政协常委。

“全国政协常委”是比“副校长”、“副主任”和“九三学社中央常委”更为显赫的身份。王林旭进入全国政协已历四届之久,并是第十一届和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常委。按照正常的情况,一所大学的硕士毕业生中产生了这样一位全国政协常委,算得上“杰出校友”,理所当然是一种“荣耀”之事,值得显摆。可是,何以给王林旭颁发“硕士学位证书”的中央民族大学对此却讳莫如深呢?

再从另一个角度看。假如王林旭并未在中央民族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我说的是假如,却用中央民族大学的名义,在外面招摇撞骗,作为自己的晋身之阶,换取利益。中央民族大学为什么不愤起发表声明,严词指责此等行径,不让盗用者玷污大学尊严,不让自己的教授、学子蒙羞,捍卫大学的历史与荣誉。然而,我所看到和感到的是,他们丝毫没有对王林旭的所作所为表现愤怒和遗憾,更没有对我一而再、再而三地调查与揭露表示感谢。采取的是顾左右而言他的策略,称:“该申请不属于我校依申请公开信息范围。”不仅如此,还使用了“我校不承担该义务”、“我校无权提供”的字眼,不正面回答王林旭是否获得“硕士学位”这一yes 或 no 的简单问题。

为什么会这样?我反复思考,大概有这样几种可能:

第一种:将“没有”(王林旭并未在该校攻读硕士研究生并取得学位)说成“有”,会落下白纸黑字,覆水难收,难以承担继续欺骗和明知故犯造假的重大责任;

第二种:将“没有”说成“有”,面临更多的技术困境:例如,如何提供王林旭录取记录,各学期成绩,毕业创作,硕士答辩记录,学位证书等等;

第三种:将“没有”说成“没有”,不知会因此得罪谁或谁们,其后果和风险不可知,不敢承担;

第四种:将“没有”说成“没有”,则必须回答,为什么现在才加以说明?所有公开资料都必须更正,学校颜面尽失。

三、几点思考

自2016年1月1日起实施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其中不止一处提到学历问题,对于弄虚作假,骗取学历者要按规定处理。这个《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的精神和原则显然具有普遍意义。

王林旭,无论作为全国政协常委、九三学社中央常委、还是国家干部,在其“博士学位”造假被揭露之后,如果其“硕士”学历也是造假,且在过去20年中以假学历作为高升获利的重要支点,理所当然需要纠正和处置。

那么,为什么中央民族大学及其主管部门对于王林旭学位造假问题采取沉默,以种种借口对于我,一个草民的独立调查和揭露加以阻挠呢?其核心原因是:这不单纯是王林旭个人的问题。

第一,如果王林旭学位造假的真相被披露被证实,而中央民族大学知之已久,势必要承担责任;

第二,如果王林旭学位造假的真相被披露被证实,多年来与王林旭有关的各个部门和相关人士,包括提升、重用,给他荣誉的很多人,都存在失察的责任;

第三,如果王林旭学位造假的真相被披露被证实,过去二十多产生的大量学位造假,将如何处置?;

第四,如果王林旭学位造假的真相被披露被证实,成为深化反腐和打假的一个典型案例,势必引发骗取学位、售卖文凭的既得利益群体有形无形的抵抗。

中央民族大学在回复中指示我:“应由信息发布者或发布机构负责解释信息内容,我校不承担该义务。”我的理解是,他们让我向王林旭和九三学社等提出请求。为此,我已向“九三学社中央监督委员会”和教育部提出了求证请求。

至于中央民大信息公开系统至今未上网,必须由申请人带身份证亲自前往填表,且书面信息答复需申请人付邮费等等,与大多数行政部门的信息公开和服务相比差得太远,则是另一个问题。

最后想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读书人,有很多计划内的事情要做,为什么花这么多时间精力,费这么大劲儿点对点揭露王林旭,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王林旭的恶行被我碰上了。既然碰上了,就不想放过。否则,对不起自己从读书中获得的道理。也想身体力行,与那些有勇气对所遇到的“恶”起身说不的可敬的朋友同行,为社会进步尽一点力。

柳红

写于2016年1月10日,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23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